足球流氓

来源:纵博体育-纵博体育app-518纵博官网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24 13:26:45    浏览:11次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足球流氓,是指那些常在足球场上寻衅滋事、扰乱球场和公共秩序、危害社会安定的人。

  足球流氓现象的产生有其特定的社会原因,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社会秩序的混乱和阶级冲突引起的特殊社会现象。

  足球流氓特征:一、平时一贯表现不好,品行恶劣,道德素质低下;二、经常在足球场上寻衅闹事,劣迹斑斑,往往有前科;三、其到足球场是借看球之名发泄情绪和寻找刺激,他们往往故意制造事端,唯恐天下不乱,并以此为乐为荣,输了球就打架。

  披着球迷外衣的足球流氓。他们喜欢挑衅,宣扬暴力,崇尚斗殴,去球场无非是滋事,为实现某种目的和欲望。足球根本就是与他们毫无干系。

  在欧洲的波兰、荷兰、意大利、土耳其,以及南美的阿根廷、哥伦比亚等国家的Hooligans已经相当成型,规模也惊人。有组织,有预谋的进攻成了是他们的特性。

  随着对足球流氓的控制力度增强,球场上斗殴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这并不能阻止Hooligans的拳头。在欧洲,一些有组织的Hooligans党羽将斗殴场所瞄准在了球场外。他们会选择在某个郊外或是公园的空地,约好数量大致相等Hooligans进行群殴。并将打架视作为实现自我的一部分。

  很显然,Ultras和和 Hooligans不能混为一谈。一个显著区别就是,Ultras不会主动去挑衅。当然打架并不是Hooligans独有的,Ultras,甚至是 Supporters也有可能,前提是保护自己,或是捍卫自己的球队或组织的荣誉。

  譬如著名的海瑟尔惨案就是足球流氓的经典作为。1985年5月29日,利物浦尤文图斯布鲁塞尔海瑟尔体育场的欧洲冠军杯决赛中相遇,欧足联赛前把一个球门后的看台分配给利物浦球迷,但是却有不少尤文图斯的球迷从比利时人手中买到该看台的球票。看台上,也没有足够的警察和工作人员将两队球迷分开。在比赛中,不断有双方球迷的辱骂和投掷行为。混在利物浦球迷里的足球流氓与尤文图斯球迷大打出手,导致看台倒塌,当场压死39名尤文图斯球迷,并有300多人受伤,这就是著名的“海瑟尔惨案”。而利物浦输掉了冠军杯,赛后所有的英国球队并被禁止参加欧洲的赛事长达五年之久,利物浦球队则达七年。

  英国足球流氓最为著名。足球流氓造成了许多足球场上的惨案。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英国足球流氓在全球范围内声名狼藉。英国国内媒体将其喻为“英格兰的灾难”。从80年代开始直至90年代,英国政府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整治与足球相关的暴力活动。90年代之后,足球流氓活动在欧洲其他地区呈现逐渐蔓延的趋势,但英格兰国内的足球流氓则得到了大规模的,这也极大改善了英国球迷在欧洲的声誉。尽管关于英国足球流氓发生暴力冲突的消息依然不时见诸报端,但多数暴力事件仅限于足球流氓自行组织的打架斗殴中,比赛日当天球场周边地区的暴力活动已经得到了有效遏制。

  但鉴于过去英国足球流氓的不良记录,欧洲其他地区在承办大型赛事时往往与英国警方合作,将犯有前科的足球流氓列入监控名单,对于他们的一举一动予以严密监视,甚至禁止其进入境内。 有人认为足球流氓是被社会排斥的的一种反抗。英国警方的调查则发现,足球流氓的行为大多是心理因素所致,例如家庭关系破裂,发泄不满等。专门研究足球流氓的心理学家沃尔格雷夫则认为这是种族主义右翼狂热主义的表现。

  英格兰最早的足球流氓活动可以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当时同城德比经常发生不同程度的暴力冲突。尽管当时前往客场观看比赛的观众数量有限,但仍不时发生主队球迷攻击当值主裁判和客队球员的事件。20世纪80年代初,为避免引起警方注意,足球流氓开始穿着高档名牌时装出现在球场周边和酒吧,这种现象被称作“便装”(Casual),随后逐渐发展成为一种亚文化现象。

  20世纪70年代,具有完善组织形式的足球流氓团伙(Firm)开始形成。下表罗列了知名的英格兰足球流氓团伙:

  维拉青年(Villa Youth)、C帮(C-Crew)、维拉硬核(Villa Hardcore)

  祖鲁(Zulus)、祖鲁战士(Zulus Warriors)、祖鲁军(Zulus Army)、祖鲁人(The Zulu)

  沃科西人(The Vauxies)、西伯恩便装(Seaburn Casuals)

  1973年两起恶性的球场暴力冲突导致英格兰的足球场开始全面设置护栏以分隔双方球迷。

  曼联降入英乙联赛当年,由曼联足球流氓组成的“红军”即在全国各地频繁滋事。在一场英乙联赛中,一名博尔顿足球俱乐部的球迷在布鲁姆菲尔德路球场的科普看台后将一名年轻的布莱克浦足球俱乐部球迷刺死。

  1975年,托特纳姆热刺切尔西的保级大战开始之前,双方的足球流氓在球场内大打出手,这则新闻轰动了整个英伦。冲突的画面甚至出现在了英国的电视媒体上。

  1978年3月,米尔沃尔伊普斯维奇在足总杯四分之一决赛中相遇。在米尔沃尔的主场爆发了大规模的暴力冲突。斗殴首先发生在球场的看台上,随后就迅速蔓延到了内场和球场周边狭窄的街道。一时间,酒瓶、小刀、混凝土板漫天飞舞。多名无辜球迷甚至因此而遭殃。1985年3月,同样是米尔沃尔的足球流氓在卢顿再一次卷入了一起大规模骚乱中。当时两队同样是在足总杯的四分之一决赛中碰面。时任英国首相的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甚至设立了“作战内阁”来制定足球流氓的对策。1985年5月29日,39名尤文图斯球迷在与尤文图斯的比赛中殒命。灾难发生在布鲁塞尔海瑟尔球场,史称“海瑟尔惨案”。

  1985年5月11日,伯明翰城主场与利兹联的比赛开始前,一名14岁的男孩在圣安德鲁斯球场当场殒命。发生大规模冲突的足球流氓推倒了警方设立的隔离墙,最终酿成惨剧。随后,官博珀维尔介入调查。调查委员会将足球流氓活动形容为:“与其说是足球比赛,倒不如说更像阿金库尔战役。”1986年,足球流氓活动仍未有停歇的迹象。20世纪80年代初,英国各地的足球流氓活动已呈燎原之势。调查委员会做出的中期报告中甚至得出“基于现状,足球运动恐怕不能长久。”的结论。一时间足球运动自身的生存和发展都受到了足球流氓活动的威胁,甚至有人建议英国政府禁止球迷前往客场看球以最大限度地遏制足球暴力活动。

  为彻底足球流氓,撒切尔夫人表示将动用严厉的司法手段打击国内的足球暴力活动。这一提议得到了公众的热烈回应。时任体育大臣科林·莫伊尼汉引入球迷身份证制度来对足球流氓进行管制。

  1988年1月,阿森纳海布里球场,米尔沃尔的足球流氓卷入了其80年代第三次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兽群”与“游击队”的斗殴中,共计有41名肇事者被警方逮捕。

  1989年“希尔斯堡惨案”(并非足球流氓活动酿成)之后,《足球观众法案》的出炉以及《泰勒报告》的问世加速了球场安全设施的建设步伐。但足球流氓活动依然在继续。1995年,英格兰与爱尔兰的比赛进行过程中,英格兰足球流氓向下层看台投掷杂物,并拆毁了球场的座椅。随后足球流氓与警方发生大规模冲突,共有50人受伤。

  上世纪80年代开始,英格兰与德国的球迷之间不时发生冲突。96年欧锦赛半决赛英格兰被德国淘汰之后,两队的足球流氓在特拉法尔加广场大打出手,多人因此受伤。甚至有一名俄罗斯青年在布莱顿被人误认作德国人后被刺伤。英格兰与其他国家的足球流氓冲突也不时发生。1998年世界杯期间,英格兰足球流氓与马赛当地的北非移民爆发冲突,造成了至少100人被捕。

  进入21世纪,“便装”文化进一步得到发扬光大。部分时装品牌逐步成为了足球流氓的首选。甚至发生部分时装品牌为与足球流氓活动划清界限,将足球流氓热衷的款式从货架上撤下的现象。论坛、手机网站以及聊天室逐步成为足球流氓策划和组织斗殴的新渠道。部分足球流氓通过互联网在线互相挑衅。

  英格兰球场周边的暴力冲突伴随着球场安监设备的完善而逐步减少。21世纪之后的足球流氓活动主要发生在远离球场的地点和国际大型赛事中。2000年欧洲杯,英格兰由于其足球流氓的斑斑劣迹一度甚至被威胁将禁止其参加决赛阶段比赛。2002年韩日世界杯2004年葡萄牙欧洲杯,英格兰足球流氓有所收敛。这也极大地改善了英国球迷的形象。2006年德国世界杯,出于预防足球流氓活动的需要,超过200名英格兰球迷在斯图加特被逮捕(其中仅有3人被指控参与了暴力活动)。而另外的400名球迷则处于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根据当时警方的调查报告,这批球迷平均每人消费了至少17公升的啤酒。

  尽管国内的足球流氓活动呈现日渐衰退的趋势,但死亡威胁已经成为足球流氓博取公众关注的全新手段。转投曼联的里奥·费迪南德和时任利兹联主席的彼得·里兹代尔都曾收到利兹联足球流氓的死亡威胁。瑞典籍主裁判安德斯·弗里斯克由于在欧洲冠军杯中充满争议的判罚收到了切尔西足球流氓的死亡威胁。2006年,雷丁伊布拉西马·松科以及史蒂芬·亨特也同样成为切尔西足球流氓威胁的目标。索尔·坎贝尔费尔南多·托雷斯都曾因为转会而收到死亡威胁。2004年9月,阿斯顿维拉女王公园巡游者足球流氓的斗殴酿成了一人死亡的恶果。

  在20年时间内,英格兰再未发生大规模的足球流氓暴力冲突。但2009年8月25日,这一切戛然而止。联赛杯第二轮,伦敦地区的一对死敌西汉姆联和米尔沃尔相遇。比赛进行过程中不时有足球流氓冲入场内,而球场周边地区也发生了大规模的斗殴,造成了一人被刺伤的后果。

  2010年世界杯期间,英格兰1比4惨败于德国险些酿成了大规模暴力冲突。一名英格兰足球流氓在莱斯特广场点燃了一面德国国旗。一家冰淇淋专营店遭到了足球流氓的破坏。一名德国球迷在人群中被英格兰足球流氓发现,但并未造成任何人员伤亡。

  2010年12月1日,阿斯顿维拉和伯明翰城在联赛杯中碰面,共计有14人在暴力冲突中受伤,此时距离英格兰申办2018年世界杯投票不到24小时。足球流氓向球场内投掷焰火。英格兰足球流氓活动正在逐渐呈现向低龄化发展的趋势。2009—10赛季,共计发生103起有未成年人参与的足球流氓活动,而上个赛季这个数字仅为38。前足球流氓卡斯·彭南特认为英国经济衰退造成失业率上升、贫困和青年对社会的不满是造成足球流氓活动有所反弹的主要原因。

  20世纪80年代,便装文化在苏格兰得到广泛传播。阿伯丁足球俱乐部的足球流氓最先吸纳了便装文化。而逐渐发展起来的光头和朋克文化元素也逐渐融入足球流氓活动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艾尔德里足球俱乐部足球流氓组成的B区(Section B)。之前在全国占据优势的哈茨和流浪者的足球流氓逐渐受到了便装足球流氓团体(苏格兰本地称“暴走族”Mobs)。之后便装文化在苏格兰多支足球流氓团伙中开始蔓延。

  80年代,阿伯丁爱尔兰人足球俱乐部的足球流氓团伙成为苏格兰最骇人听闻的便装足球流氓,其中尤以爱尔兰人的首府服务帮(Capital City Servise,简称CCS)为甚。进入21世纪,苏格兰的足球流氓活动呈现逐步衰退的趋势。但仍有部分地区的足球流氓依然在积极活动。

  法国的足球流氓与尖锐的社会矛盾关系密切,其中种族矛盾更是首当其冲。20世纪90年代,巴黎圣日耳曼的足球流氓与来自欧洲其他地区的足球流氓发生多起激烈的冲突。其中1994年,300名阿森纳“兽群”的足球流氓与1000名圣日耳曼足球流氓在两队欧洲联盟杯半决赛开始前沿街大打出手。这是法国足球史上规模最大的足球暴力冲突。而代表法国北方的巴黎圣日耳曼与代表南方的马赛足球俱乐部之间的对立则被法国人冠以“南北德比”的称号。两队的每次交锋都会引起警方的密切注意。过往两队的数次碰面都成酿成大规模的暴力冲突。赛后,两队球迷甚至通过焚烧汽车,向沿街商铺投掷石块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怒火。进入21世纪,两队的冲突大有逐步蔓延的趋势。

  2006年11月24日,一名巴黎圣日耳曼的球迷在足球流氓与警方的冲突中被警察击毙,而另一名球迷则身受重伤。巴黎圣日耳曼在联盟杯主场与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工人的比赛中2比4不敌对手。数名圣日耳曼球迷在赛后围攻一名特拉维夫球迷,并高喊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口号。一名便衣警察为保护以色列球迷也遭到攻击。在骚乱中,一名球迷被警方打死,而另一名球迷则身受重伤。时任法国内政部长的尼古拉·萨科齐为此召开特别会议以应对愈演愈烈的种族主义和足球暴力。法国警方有关负责人坚持认为足球流氓活动已经得到有效控制。而遇难球迷则被指与一伙有组织的足球流氓团体有关。为纪念遇难者,来自王子公园球场布伦科普看台的300名球迷沿街游行并袭击警察局。时任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严厉斥责这场暴力冲突,并对足球流氓的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行径深感震惊。时任法国总理多米尼克·德维尔潘则表示需要针对足球流氓采用更为严厉的整治措施。随后检察机关介入调查,并对涉案的警察是否违规行使职权展开侦讯。

  2006年4月1日,巴黎圣日耳曼主场与索肖的比赛开始前,两名阿拉伯裔青年在布伦科普看台的入口遭到数名白人球迷殴打。比赛进行过程中针对场上黑人球员的种族主义辱骂不绝于耳。而场上的印裔球员维卡什·多拉苏则听到了现场“去城里卖花生”的羞辱。2006年3月7日,三名圣日耳曼的支持者被指控曾在2005年在球场展开写有种族主义标语的横幅。最后三人被判在三年之内不得踏入球场,并被处以90至1200美元不等的罚款。

  法国已经开始效仿英国通过立法形式禁止足球流氓入场。而面临球迷协会可能遭到解散风险的球迷也开始逐步避免采取更加极端的手段应对彼此之间的冲突。已经进入黑名单的球迷则会在比赛日当天受到警方的严密控制,甚至是被禁止接近球场所在地。

  部分德国的足球流氓被指与新纳粹主义极右翼团体有所牵连。1998年法国世界杯期间,一名法国警察在德国与克罗地亚比赛当天遭到数名德国足球流氓围殴,最终造成脑颅重伤的恶果。

  2005年3月,德国与斯洛文尼亚的一场友谊赛在斯洛文尼亚的采列举行。德国球迷与当地警方发生激烈冲突,多辆汽车被毁,多家商铺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现场还不时传出种族主义口号。德国足协随即公开道歉。共计52名球迷遭到逮捕,其中有40人为德国国籍。

  2006年6月,德国在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中战胜波兰。赛后在多特蒙德当地发生了大规模的冲突。警方逮捕了超过300人。而当地的德国球迷则向警方投掷座椅、酒瓶以及焰火。在被捕的300人中共计有120人被认定是足球流氓。

  意大利的部分足球流氓活动则与极端主义和政治派别之间的冲突有关。2001年2月,罗马足球俱乐部的球迷与警察以及远道而来的利物浦球迷发生冲突。五名利物浦球迷被刺伤。2001年12月,罗马当地爆发大规模球迷骚乱,警方不得不动用催泪瓦斯以平息事态,期间四名利物浦球迷被捅伤。2006年3月,米德尔斯堡的三名球迷在与罗马的欧洲联盟杯比赛开始前在当地被刺伤。当地的极端主义球迷团体令罗马警方大为头疼。

  2007年1月,长达一周的球场暴力事件在意大利各地发生,意大利足协甚至一度考虑暂停全国联赛。

  世界杯在俄罗斯举行,广大球迷自是兴奋不已,但英国球迷可高兴不起来。可以期待,足球流氓的两只劲旅,黑马俄罗斯再次对战鼻祖英国,一定非常“精彩”。不过那时候闹事的不是足球流氓,而是 赛车“政党” 。

  一名俄罗斯足球流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两年前法国欧洲杯上的暴力行径不会重演,因为“我们的警察比法国警方强多了”,“当然可能有些小冲突,那肯定不是我们俄罗斯人先动手的”。